《史记·秦本纪》读后(1)

秦穆公的故事(上)

<太史公书序> 维秦之先,伯翳佐禹;穆公思义,悼豪之旅;以人为殉,诗歌黄鸟;昭襄业帝。作秦本纪第五。


秦国诞生

秦自古以来的使命就是保西垂,秦国人常和西戎打仗,军事实力一定是各诸侯国里比较强的,尤其是实战方面。虽然在礼的规范下,诸侯国之间打仗就是摆摆架子,但是这仅限于周的文化圈内,面对着文化圈外的蛮夷,打仗肯定就得靠实打实的干了。秦的地理位置让它更能够有相对强的军事基础,它和楚这样处于边缘地带的国度也更有可能接受变法,进入新的国家范式。

略去传说和古远的历史,周厉王时期,周势力衰微,西戎想乘虚而入,周宣王即位之后,派秦仲去攻打西戎,但是失败了,秦仲死于西戎之手。之后,秦仲的一个儿子带兵赢回了西戎,他就是后来的秦庄公。庄公死后襄公上位,正巧遇到了上次说到的“烽火戏诸侯”。

烽火戏诸侯的故事说的是周幽王为了取悦褒姒,玩儿一把“狼来了”的游戏,结果狼真的来了,狼就是西戎,所以这个故事接下来就和秦脱不开干系了。

西戎讨伐周,杀死了周幽王,秦襄公作为诸侯国,虽然被烽火耍的团团转,但是该出手时还是就出手了,率兵来救周王室,护送周平王东迁。因此立功,而秦国从此正式变成了一个“国”,可以与诸侯互派使者,互相送礼,祭祀天帝。


秦穆公的故事

接下来《史记》为我们带来了关于秦穆公的精彩故事。

秦穆公四年,穆公娶了晋国太子申生的姐姐。第二年,晋献公灭了虞国和虢国,俘虏了虞国的国君和他的大夫百里傒。随后百里傒被晋国当作秦穆公夫人的陪嫁奴隶被送到了秦国。

百里傒试图逃跑,但是跑到宛城的时候被楚国人抓住了。秦穆公听说百里傒的贤才,想要花重金赎买他。他怕楚人不愿意放人,还找人给楚国带话:“我国的陪嫁奴隶百里傒在你们那,我愿意用五匹黑色的公羊赎回他。”楚国人答应了。

此时百里傒已经七十多岁。穆公将他释放,和他讨论国事。百里傒想要谢绝:“我一个亡国之臣,问我干啥!”秦穆公答道:“虞君不听您的建议,所以才灭亡,这不是您的错。”于是坚持要问他国事,他们两个足足讨论了三天,穆公大悦,将国事托付给他。

百里傒推辞道:“我不如我的朋友蹇叔,他非常贤能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我曾经在齐国时困顿到沿街乞讨,他收了我。于是我想要效忠齐国君主,蹇叔劝退了我,我得以躲过齐国的灾难,于是到了周,周的王子喜欢牛,我就养牛以此求见,当周王子想要用我的时候,蹇叔又来劝退我,我离开了,躲过了被诛杀。接着我侍奉虞君,蹇叔还来劝退我。我知道虞君不用我,但是我私心想要高官俸禄,所以就留下来了。前两次听他的话,我都成功脱身,这一次没听他的,虞君就出事了,因此我认识到了他的贤能。”听了这个故事之后,穆公让人花高价聘请蹇叔做自己的上大夫。

说到这里不妨想想,我们生活中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贵人呢?在我们快要走错路的时候适时的指点我们一下。不过反过来说,说不定蹇叔就是爱劝退,避免了很多危险的同时也丧失了很多机会,故事归故事,放到实际的决策之中,我们还是要把重点放在判断给我们建议的人有多值得信赖。这一方面是这个人的决策能力,另一方面也是他究竟有多了解我们的情况。而我说这些也没用,我并没有这样的朋友。

这一年秋天的时候,秦穆公率兵攻打晋国,晋国的骊姬制造内乱,太子申生死了,公子重耳和夷吾逃出了国。

四年后,到了秦穆公九年,晋献公死了。立了作乱的骊姬的儿子,这位公子好景不长,被老臣里克给杀了。另一个老臣荀息立了卓子,里克又把卓子和荀息给杀了。当时逃出国的夷吾看到了机会,想要秦国帮忙回到晋国当老大,秦穆公同意了。于是他让百里傒送夷吾回晋国,夷吾非常感激,说如果我当上老大,就割地来作为报答。

后来他确实成功上位,杀了里克,但是却不兑现承诺,被他发送到秦国的使者丕郑就慌了,就跟秦穆公说:晋人啊其实不想让夷吾上位,而是想要重耳上位。如今夷吾杀里克又毁约,其实是听信了另外两个人的谗言,您只要把他俩叫来喝杯茶,就可以顺势让重耳回去了。

可惜计谋被识破,丕郑被这两个人举报之后让夷吾给杀了,他儿子丕豹逃到秦国说:晋君无道,百姓也不亲他,干他丫的!秦穆公打太极的说辞也很有去:百姓要真的不服他,他还能那么轻易地诛杀他的大臣?能诛杀大臣,就说明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可是回绝归回绝,还是私自把丕豹留在身边当谋士了。

我们这里看到秦穆公说道百姓,不能理解为平民百姓的百姓,古时候的平民恐怕连个正经名字都不一定有,而能有姓的,应该都是有贵族血统的“国人”,所以他们是属于权力圈子里的人。所以秦穆公说的不无道理,如果夷吾可以自由处置大官的任免(生死),那么说明至少他居于统治地位的核心,而不是一个没有实权的架空国君。可见秦穆公还是相当有战略定力的。

又过了三年,晋国闹饥荒,来找秦国请求粮食,丕豹让秦穆公别给,趁机干他丫的。秦穆公的其他谋士则觉得不妥,哪个国家不闹个饥荒呢?只不过运气不好轮到他们了,搞不好下次就轮到我们,还是得给,不能坏了规矩。(儒家体系里的大臣就是比较看重规矩)最终秦穆公还是想听百里傒的意见,他说:夷吾得罪您了,晋国百姓也得罪您了吗?于是就给了。

从左派的角度来看,这句话确实振聋发聩,再看看美国的制裁,往往也是让被制裁国家的国民苦不堪言,他们为什么不想想这一层道理呢?现代的国际斗争,恐怕比古代的时候更要复杂了。

果然,两年之后秦国就饥荒了,这次轮到秦国向晋国求粮食,而晋国可没那么仁德,转手就开打。穆公带着丕豹去应战。晋君率队脱离了大部队和秦国争胜,已经够傻了,结果秦穆公带兵追击也没追上,自己还被晋国部队包围了,结果穆公受了伤。就在逃命的路上,天降救星。

事实上,也不是天降的救星,而是秦穆公曾经款待过的一帮人,我们就叫他们“岐山三百勇士”。这三百勇士曾经逮到了秦穆公丢失的一匹良马,把它给煮了吃了,官吏把他们抓到了衙门,要给他们治罪,秦穆公说:害,君子不应该因为畜生而杀人,我倒是听说好马不用好酒配,伤胃,来,给他们赐酒!

于是这三百勇士记下来这份恩情,这一次碰巧遇到秦公有难,纷纷出来不顾生死地为秦穆公抵挡敌军。果然就把晋国军队打败了,俘虏了晋惠公。

这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故事,很有点水浒传的味道,讲的是报恩,意在规劝君主不要小气,而是要大度待人。但是结合最近防疫人员杀狗的事件,我们又不得不重新想一想“君子不以畜产害人”这句话到底适用范围在哪里?我认为用于规范自己当然没有问题,但是用以要求别人则颇有些越界。秦穆公可以大度释怀,但是他手下的官吏不应该替秦穆公大度。同样的行为,主体改变了,其意义也会有所不同。不过,我们也确实见过一些自作聪明的士大夫替君主大度的,这主要是为了凸显他们的口才,而实在不能当作范例来效仿。现代的公民社会,基本的权利和边界是要每个人来遵守和维护的。

话说到晋惠公夷吾被俘虏,穆公的夫人是夷吾的姐姐,自然要出来求情。穆公是仁君人设,自然就松口了。但还是关了他几个月,取回来了当初他许诺秦国的城池,还把夷吾的儿子拿来做人质。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