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周本纪》读后(1)

<太史公书序> 从后稷开始大力从事农业生产,到西伯昌德行广布天下,至于武王伐纣,统治天下。到了周幽厉王昏乱不堪,最终衰落亡国。

弃与古公亶父的故事

周的先祖是后稷,名字叫弃。骆以军有一首诗写的是弃的故事,我顺手摘抄过来,希望不要被视作侵权:

弃的故事

如果

遗弃不再是我

向生命漠谷愤怒掷去的回音

而是姓氏

是母胎以膣温热吻上的烙记

则我们又何须竭力争辩

那年冬天

究竟是你的遗弃将我放逐

在诗和颓废的边陲

或仅为了印证诗和颓废

我,遗弃你。

那年冬天

我耽迷于锄地耽迷于种植

在诗和颓废的荒野

不睬弥天风雪

狂暴

殉情在我炽烫发髭枯槁面颊

尸身以泪的姿势优美坠落。

腊末雪深

我晨昏哼吟走板歌谣

赤足踩过

霜蚀菽叶和九节芒花

模仿巨灵淫邪的舞步

遥远的父亲

“我是处女和脚印媾和的私生子

出生三日,

母亲将我弃于隘巷,

马牛过道皆避而不践;

母亲将我弃于冰渠,

飞鸟以其翼遮覆。

如果遗弃是一种姿势,

是我蜷身闭目坐于母胎便决定的

姿势

是一种将己身遗落于途

以证明自己曾经走过或正在走过的姿势

则不断遗弃的,

其实是最贪婪的,

妄图以回忆蹑足

扩张诗的领地。”

遥远的父亲

我见他掩面颓坐在

狼藉紊乱不辨来去的足迹之前

“为何将我遗弃?”

交递远去的回音

我问母亲

母亲问父亲

你问我

“遗弃便是足印

因为我知道

你将爱恋足印甚于

爱恋我的足踝。”

那年冬天

我将你植于雪芜的荒野

不待抽芽

便踩着巨灵淫邪的舞步

哆嗦离去。

“如果你至今犹被我置于遗弃的雪芜荒野

那么请记住

遗弃是我最浓郁灼烈的吻

是我

啮咬你一生阴魂不散的

爱的手势。”

“你究竟是谁?”

“我是弃。”

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

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

—摘自骆以军 《弃的故事》

我想所有的议论在文学面前都可以靠边站,后稷为我带来的是这样一首美妙的诗。

后稷之后很多代,到了古公亶父的时代留下了一个故事。这个时候戎狄前来攻打中原,想要掠夺财物,古公亶父就给他了,又想要地和人,人民愤怒了,要和戎狄打仗,古公说:民众拥护我,是因为我能让他们获利,现在戎狄要来打仗,为的就是我的土地和人民,人民被我统治,和被他统治,有什么区别呢?人民要是为了我而打仗,杀戎狄的父老乡亲,我不忍心啊!

于是古公就走了,民众也箪食壶浆跟他走了。于是周边国家听说了这件事情,很多也归附了古公,人们纷纷歌颂他的仁德。

这个故事可以为各种“逃跑主义”的路线提供合理化的支撑,凡是打不过,那我就古公了,我就退让了,都是为了人民好!可是事实上想一想,被古公统治和被戎狄统治真的一样吗?就好象面对侵略战争,被自己的政府统治和被帝国主义侵略下的政府统治真的一样吗?

古公的故事初读起来是大气是仁德,再想一层则又觉得他不负责任了。可是不妨再多想一步:我刚刚的问题,我们当然可以义愤填膺地回答:不是!我们死也要和侵略者奋战到底!

可是,如果所谓的“侵略者”用怀柔的政策麻痹民众讨好民众呢?或许作为知识分子或者精英,我们可以高举着各种思想的武器,可是把我们放回到普通民众的视角,倘若他收的税比我少,在他统治下的生活更加富足,那么他们为什么还应该对我忠心呢?他们为什么必须是我的子民呢?

是否古公亶父也已经想到了这一层呢?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