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五帝本纪》读后(3)

舜虽然辈分往上数也能攀上帝王的血统,但是自打好几代之前就已经是平民了。

舜的父亲是个盲人,舜的母亲去世之后,舜的父亲娶了后妻,生了另一个儿子叫象。这是一个相当典型的故事开头,家庭血缘之间的矛盾一下子就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在这样的一个配置之中,我们可以想像舜就好像这个新家庭中的外来者,但又承担着一些对过去的回忆。我们无从得知这份记忆对于舜的父亲是美好的还是痛苦,但是对于舜的后妈来说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生活要往前走,但是舜却是一个拖油瓶。

故事发展得比我们想像的还要过分,舜父因为过分宠爱后妻,总是尝试杀掉舜,可是舜都成功逃脱了。可是死罪可逃,活罪却少不了。

接下来说到舜十分孝顺父母,照顾弟弟,每天都非常小心谨慎没有懈怠。

这两段话之间缺乏一个逻辑过渡,一个符合我们当下认知的逻辑应该是因果因为他面临着虐待乃至死亡的风险,不得不孝顺和恭敬。而显然在《史记》的语境下,这里的逻辑应该是转折,也就是即使他面临如此情景,依然(心甘情愿地)做到一个孝子该做到的一切。而后者的逻辑,显然更有教育意义。

不过我们可以留一些问题的种子在心里,舜到底是不是心甘情愿呢?还是无可奈何呢?是真心呢?还是装的呢?如果他笃信了自己的孝行是正确的,他是如何说服自己的呢?

在舜以孝闻名之后,尧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了舜,舜待之恭敬,而两个女儿也非常守“妇道”,当然,他们守妇道也有舜的功劳,说明他管理家庭有方……这一套典型的男权逻辑,我们知道一下就好了。

总之舜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做了很多事情,做得都很好,尤其是治理自己所居住的周边,三年时间就做大了整个部落,变得像一座城市那样繁华了。尧因此赏赐了舜,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舜的父亲和弟弟又动了杀心。

舜父骗舜到谷仓上面去干活,然后舜的弟弟在底下防火烧了谷仓,幸而舜跳下来,没死成;舜父还骗他去挖井,挖完了用土埋了起来,想活埋舜,还好舜挖了一条地道,通向地面,又侥幸逃脱了。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舜不是愚蠢的人,他明知道自己会深陷险境,却在不违背父亲意思的同时,懂得保全自己。我认为这里蕴含着儒家“孝”思想里的一个关键的原则,也指导信奉儒家的人该如何处理一些关于孝的棘手问题。

这第二次尝试之后,舜的父亲和弟弟以为舜死了,于是舜的弟弟直接霸占了舜的两个妻子,也就是尧的两个女儿,和父母瓜分了尧赏赐的其他东西,睡在了舜的房子里,弹起了舜的琴。

万万没想到,舜回来了,舜的弟弟惊掉了下巴,赶忙说:啊!哥哥我好想你啊!舜答道:“然,尔其庶矣!”这句话直译下来是:是的,你对我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但是,该如何理解呢?第一种可能,舜没有怀疑弟弟说的话,表达接收到了弟弟对他的好意;第二种可能,舜完全不信弟弟的话,这么说只是敷衍了事;第三种可能,舜完全不信弟弟的话,这句话是在讽刺他。

如果放在当下的语境中,我们会觉得舜肯定是在反讽,但是在《史记》的语境下,却不太可能是这个意思。毕竟接下来舜就待家人恭敬如初了。

重点是,于是,也就是因此,恰恰因为这件事情,这几庄不可理喻的谋杀未遂之后,尧决定试用舜来向百官宣讲五典……

再接下来,舜就主掌了政权,任用了贤人,流放了坏人。分配了责任给自己的内阁,大体看一下都有那些职位:管理司法,管理礼仪,管理工匠,管理资源开发,管理农业,管理治安,管理外交,管理治水。

不谈国事,单谈舜的家事。舜登上帝位之后,去朝见他的父亲,依然恭敬顺从,还封了他的弟弟为诸侯。

舜的故事差不多就讲完了,有一个地方值得点出来:在这个故事中,有尧的两个女儿,她们被父亲尧当作测试的工具嫁给了舜,虽然得到了舜的尊重对待,但是却一定也遭受了舜父和他弟弟的霸凌,同时她们还被舜的弟弟霸占过。我们更不知道舜这样一个“孝子”如果面临着父弟和妻妾之间的矛盾的时候,会作何取舍和选择。而在整个故事之中,她们是失语的。

不出意外,舜的故事被写进了关于孝的所有“典籍”当中作为典型案例,以说明其重要的意义。而如今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孝这个话题呢?我认为了解这些孝的故事对于我们认识孝的演变是颇有帮助的。

这个故事在以后还会反复被引用,尤其是在读到《孟子·万章》篇的时候,还会再做讨论,不过那可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不知那时我自己的思想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太史公曰

这一篇的太史公曰表达的大体意思是:以上内容来自网络hhhh我司马迁也不知道真假多少,尽力整理如上,各位且看看吧!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