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for Vendetta》一篇前言的试译

上一篇里聊了聊阅读《V For Vendetta》这部漫画时的感受,今天则试图翻译一下这部漫画的画师David Lloyd写的前言。打开这本漫画最先读到的就是这一篇前言,当时读完真是感觉拍案叫绝。


几天前的晚上,我在回家路上走进了一家酒吧,点了一杯吉尼斯黑啤。

不用看表也知道是八点左右,因为那天是周二,而且酒吧里的电视里正传来《东区人》最新一集的声音。这是一部关于一个衰老又略带神秘的伦敦街区里普通中产日常生活的肥皂剧,轻松又愉快

我坐在一个小隔间里,随手从旁边座位上拿起了一份不知道谁丢那儿的报纸。这份报纸我看过,没啥新闻。我放下报纸,打算挪到吧台那坐着。

那天酒吧人不多。我能听见远处电视里的嗡嗡声,越过人们的闲聊和斯诺克的哒哒响,传入我的耳朵。

在《东区人》之后放的是《搅笑监狱》,一个重播的情景喜剧,关于维多利亚时期一个犯人在毫无压迫乃至于有点舒适宜人的监狱里的故事。监狱略显衰老,但故事轻松又愉快

就在这个时候,吧台后面倒置的酒瓶龙头里正在一滴滴地漏着酒,几乎无法察觉。我看着威士忌和伏特加慢慢在龙头上汇聚,然后无声地滴落。

我喝完了眼前的这杯黑啤,抬头时酒保精准地捕捉到我的目光,“再来一杯黑啤?”没等我答话,他就已经拿走杯子给我续上了。我点了点头。

酒保的妻子来了,帮衬着他应付我们这些顾客。

八点半,《搅笑监狱》后面放的是《体育一问》,一个电视小问答。一些看起来轻松又愉快的体育明星回答关于另外一些体育明星的八卦问题,这些人大多也都轻松又愉快

整个酒吧被幽默的气氛填满。

我想:“我得告诉酒保酒龙头漏水的事儿。”

《体育一问》之后放的是《九点档新闻》,或者说,《体育一问》之后30秒放的是那玩意儿,因为电视立刻被关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轻松又愉快的流行歌。

我望向酒保,“再来半杯就行”,我说。

他给我接酒的时候我正经八百地问他为什么要关掉电视,他指着吧台那头一个在忙活的姐们说道:“别问我,问那谁的老婆去”,态度简直轻松又愉快

滴水的龙头已经不再能提起我的兴趣了。

我喝完了最后这半杯酒,然后离开。我几乎确定这一晚上电视都歇着了,因为《九点档新闻》之后会放《巴西来的男孩》,这电影里可没几个轻松又愉快的人物。那是一个关于一群纳粹分子想要创造94个希特勒克隆人的故事。

同样,在《V字仇杀队》里也没有多少轻松又愉快的人物,而这本漫画,恰恰是给那些不会关掉九点档新闻的人们准备的。

David Lloyd 1990年1月14日

Vinchent翻译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