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节过去了,不知道大家的读书热情几何。在一周左右的短暂休整之后,我将开始新的旅程。题为“领读”其实是为了提醒自己和可能的读者发生一点点关联,其实还是为了自己能够把书中内容再仔细爬摸一遍。

不是所有的书都值得这样去阅读的,但是陈嘉映老师的书却非常值得这样细读,为什么呢?

我心目中的书大概分四种。

第一种是闲书,起初就是为了看个过瘾,比如一些小说,我是抱着体验生活的心态去阅读的,这种书重在感受。

第二种是技能书,技能书重在可实操的建议,当然,这些建议的背后也会有一些说理的过程,但是它的重点在于把建议付诸实践,倘若以为把书认真抄一遍就能掌握其中精华,未免有点天真(我就是这么天真过来的)

第三种是知识书,知识书重在知识,它里面往往有大量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比如《上帝的手术刀》里讲了基因编辑的细节,了解了这些细节我们学不会基因编辑,但是我们大概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些书或许需要做一些笔记,但是如果仔细把内容梳理一遍,难免流于抄写,因为作为外行我们实在也是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

当然,有些人总是能从这些科普或者历史书里读出人生哲理,这未免超出了我的水平,我无法效仿,也不愿效仿。若是遇到这样的笔记,略过就好。

而这第四种就是道理书,道理书重在讲道理。讲道理的书,尤其是能把道理讲好的书,非常值得我把它认认真真通读一遍。倘若读一本讲道理的书,我们却没有把这个道理搞明白,那么这本书恐怕还是没读进去。

而什么书讲道理呢?哲学书。

用陈嘉映老师的话说就是:哲学通过说理达乎道。(1.2)

什么道理,初说起来,都像是可以成个道理,稍加追究,却难免生出疑问,需要进一步澄清。这样从一个道理追向另一个道理,谓之穷理。所谓哲学,大致就是穷理。(1.3)

作为「与哲学家陈嘉映的对话」系列的第二弹,我将精读的就是这本**《说理》**。

书名是《说理》,其实说的是哲学。什么哲学呢?关于哲学本身的哲学,关于说理的哲学,关于讲道理的哲学。

这本书想要回应的问题大概就是:什么是道理?我们如何讲道理?我们讲什么道理?我们讲的道理有没有道理?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往下里巴人了说,我或许会把领读的标题起为《杠精的自我修养》,这样或许能吸引更多眼球。但是眼球上不长脑子,而说理的对象是脑子,不是眼睛,所以还是作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要好好折磨折磨自己的脑子,把这本书再通读精读一遍。如果竟然还有那么一两个读者,那么我邀请你一同和我读完这一本讲道理的书~

那么明天,我们就来说说关于“道理”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