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道德”,这个词由两个字组成,一个是“道”,一个是“德”,我们不自觉地将两者联系在一起或许反映了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天人合一”的传统。事实上,不仅仅是在中国,几乎各种早期的文明里,所谓的客观规律,它们的意义都是通过与人和人的生活相关才体现出意义。

反而现今的科学完完全全把对自然世界的研究和自我区分开来是非常“反常”的事。同时,我们把这种颇具历史的"有我之思"称作哲学,而思考人类如何从这种混沌的思维方式过渡到主客分离的思维方式,也成为了哲学的一大课题。

我们一直有一种观念,认为哲学高于科学,哲学统领着具体科学的研究。在不久的过去,我们就目睹过量子力学如何违背了马克思主义而因此遭人唾弃,捍卫量子力学观点的科学家被打倒或者被迫就范。这未免是一个过分的例子,但是依然可以看出用一种哲学观念支配科学研究的荒唐。

在本书中,或者说在陈嘉映老师的一系列作品中都在传递一个基本的观点,那就是——哲学未必是高高在上的,而可以是是具体科学的会通

尽管今天很多学科都获得了极强的独立性,然而在一个基本意义上,一个学科的基本概念仍然要超出这一学科才能获得理解,我们仍把对这些基本概念的思考称作哲学思考。(1.24)

这句话的意思是表明,不同学科有不同学科自己的语言系统,但是不同的学科语言在「我们」身上交会,我们之所以能够理解数学、物理、化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这些学科中的很多原理是相同的, 更基本的原因是这些学科的基本概念都是「可理解」的,它们是来自于我们的思考所创造的产物。

而对于我们如此的思考过程的研究,就是哲学的主要任务。

现在不妨让我们回忆起一开始对哲学的定义——**哲学通过穷理达乎道。**陈嘉映老师如此解释:

上行至道的意象常多误导。在一个基本意义上,原理不是先于事物的源头,原理之为原理,在于事物通过原理互相联系。原理不是作为在上的概括提供同一性,而是作为居间的中介提供了统一性。(1.28)

我们通过种种活动达乎道,艺术、政治、解牛。哲学通过穷理达乎道。通过穷理达乎道并非与其他种种达乎道的方式平行的一种方式,而是达乎道的高标特立的方式。因为道与言说紧密交织。(1.28)

从一个平视的角度理解哲学,理解哲学的功用,尤其是和现代科学所对应下的功用,能更让我们理解哲学的价值和哲学研究的方向。从“穷理”这个角度切入也能帮助我们了解和推想哲学的研究方法,这就是我们明天将要讨论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