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三篇文章我们都是围绕着伦理学本身打转,讨论了实然与应然、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以及主观客观的问题。从今天开始,我们正式进入和「良好生活」直接相关的内容……不过也没那么直接,我们的主题是“目的”。

目的就是凡事背后的那个为什么,当我们去思考一件行为背后的目的的时候,就接近于伦理学的讨论了:"伦理学所关注的,一般说来总是与目的相连的人类活动 (第四章第1节)"。

伦理学讨论具体行为背后的目的,也讨论人生的那个总目的——比如快乐、幸福、自我实现等等,这些恰是第6章的内容,我们留待后面来讨论,还是依照一种「哲学式」的讨论方式,我们先来谈目的本身吧。

就拿我们现在在做的读书这件事情为例吧,读书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可以分成两种情况来讨论,假如我读的是《30天零基础入门挖掘机学校学生宿舍澡堂水龙头维修》,那么我的目的是很明确的,是为了维修挖掘机学校学生宿舍澡堂的水龙头。但是如果我阅读的是《昆仑》(私货,我最喜欢的武侠小说),我的目的大约不是去学传世武功,而是单纯的“图个乐子”,或许在书中我们也可以学会几个成语,几个典故,几首古诗,但是即使我没有学会这几个成语,几个典故,几首古诗,依然不妨碍我读得津津有味。

在前者,我想要维修挖掘机学校学生宿舍澡堂的水龙头的这个目的,和看《30天零基础入门挖掘机学校学生宿舍澡堂水龙头维修》这本书的手段分离的,我可以通过找一个老师傅来学,或者到网上搜视频的其他手段来达成同样的目的。此处阅读的目的或可被称为外在目的。

然而在后者,我必须要读完这本书才能收获阅读这个故事的愉悦,如果我不去阅读,那就无法收获这份快乐,所以此时的目的可以称作内置目的,因为它是和阅读这个具体的行为相绑定的。

但是,我们很多的阅读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比如我们在阅读《红楼梦》的时候,可能带有着很功利的目的,因为高考要考,也可能带有着膜拜经典的目的,同时也可能是为了欣赏里面细致的描写,抑或是被这个故事所吸引。我们阅读《红楼梦》的时候并不是只有一个单一的目的:

我们也许会想,无论目的多么复杂,目的还是目的,我们只要把复杂的目的加以分解,例如,把盖房子的目的分解成避风避雨采光通风这样一项一项,每一项就会像挖沟那样目的明确。实情并非如此。避风雨御寒暑防野兽防外人采光通风,这些功能一个套一个,有的互相联系,有的互相抵触。我们的人生,差不多也是这样,虽然有时做这个,有时做那个,它们多多少少都要连成一个整体——包括在整体中互相抵触。(第四章第4节)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深感自己用阅读做比的局限性,在书中陈嘉映老师用的是挖沟、画画和行医,其中还讨论到了艺术实践相关的内容,我实在是不想略过。所以明天我还是回到正轨,就用陈嘉映老师所说的画画和行医为例,继续把「目的」这个概念往下讨论。

不过关于「读书」,我还没有说完,等到下一篇的结尾处,我们会把今天剩下的这一点尾巴补上。